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易观国际TMT行业分析

 
 
 

日志

 
 

“3G总裁谈3G”--- 对话诺基亚(中国)总裁何庆源先生  

2008-01-29 15:1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扬:今天很高兴能和何庆源就产业的话题进行一个沟通,易观作为一家分析公司,不会向媒体那样关注的非常的广泛,我们想谈的深入一些。大致分三个部分,围绕一些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比如3G牌照发放,以及中国电信业“四驾马车”也就是运营商、终端厂商、设备商、SP的机会和变数,另外由于我们合作伙伴中有很多的投行,他们也很关心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讲怎么来看3G所产生的新机会。首先我想从大家比较关心的牌照可能在05年下半年发放问题开始。

何庆源:我认为牌照发放在今年下半年应该是不能再推了,再推的话从建网的角度就不合适了,目前各方面都需要建一个网络。当然我的意思是说当2008年奥运会到来时,希望中国至少在北京有3G的网络,到那个时候欧洲大部分地区都已经有比较多3G的用户,所以北京奥运会上会有这个需要,新业务的发展上也有这个必要的,当然也并不是说没有这个不行,应该说有了会更好。很多新业务网络上的瓶颈可以打开,科技奥运、数据奥运的应用可以在那个时候展示出来。从05年下半年发牌到建网需要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再拖的话可能会比较紧。还有整个产业来讲,再拖下去对整个中国移动通信产业来讲不利。中国现在2G是全球比较大的势能,比如40%的GSM手机是在中国生产的。如果再往后拖的话,可能会影响国外的大公司在中国的投资策略。举个例子:现在一般的公司在中国进行生产并出口的,他们这种发展状态能不能持续下去,可能很重要的是看中国自己本身的格局怎么走。因为印度现在发展得很快,印度每个月,已经是超过200万手机用户的增长。作为一个以GSM为主的市场,它本身普及率比较低,所以说从某个程度来讲,印度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挑战,印度也有自己的需要。去年我们已经公布在印度建厂,我们今年9月份印度的工厂开始启动,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和我们中国的工厂竞争了。原来中国的工厂供应全部亚太区的,包括欧洲的,现在印度起来的话,它会供应自身和南亚的市场,它会强调这方面的发展。还有印度信息产业发展的很快,印度国土那么小,资源也不是很丰富,它发展一种对环境影响比较大的工业的话,我觉得对它国家来讲不一定是件好事,所以他们肯定从他们的消费水平,能说英语等因素出发来作判断,我相信印度往信息产业发展的方向应该是比较清楚,所以将来可能是中国很大的竞争对手,中国如果在产业上还不下决心,有一个明确的决定,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未来几年,印度就会慢慢赶上了。

于扬: 那么您认为05年下半年牌照发放基本上是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情,你觉得这个牌照会发几张,会是怎样的发放方法呢?

何庆源:很多人都觉得,如果单独给网通、电信这样新的运营商两个全国性牌照应该是不现实的,这样的话会有很多重复的投资,因为中国的用户是以中低端为主,对中低端用户来讲用2G去覆盖应该是最好。所以我们认为中国现在有三家2G的网络,联通有两家,移动有一家,3G在这三个网络的基础上再发展是合理的,你可以有三个牌照、你可以有四个牌照,网络在这三个网络上面发展下去的应该还是比较合理的。比如说移动的话继续在GSM网上发展WCDMA,联通在CDMA 1x网络上继续做CDMA2000,关键就是联通GSM网络怎么办,是把它拿出来,还是怎么重组,这个是政府的事,我们也不便评论。这个网络每个月还接受新用户,如果不利用起来是很浪费的。所以如果能在这个网络上让新的运营商去建3G网络,对国家、对运营商都有好处。运营商不用第一天就全网铺开,可以先在重点地区去建3G,农村可以用原来的联通GSM网覆盖;运营商可以更快的进入市场,从投资、回收资金上都对运营商有好处,对国家来讲也就不会重复投资了。到底是给一个运营商还是两个运营商做,我觉得这个是政府决定的,关键是怎么把联通GSM网利用起来。对联通来讲,也可以采取租赁的方式,把它租给电信和网通,这样的话对它来讲会有很大的收入,形成多赢的局面。

于扬:刚才您讲3G牌照发放时多次提到减少投资和尽可能利用现在的资源。基础设施厂商上在2000年电信投资高峰过去之后一直在一个不太好的投资环境中生存,随着3G到来,对基础设施厂商来讲会不会产生真正的机会?另外您觉得从整个技术的成熟度,从整个投资状况来讲,WCDMA、CDMA2000、TD-SCDMA哪个阵营会首先发力,马上看到收获?

何庆源:像诺基亚这样的厂商,我们在2G做得很大,去年的业绩我们马上要公布了,去年在中国的销售差不多52亿欧元,前年我们做了37个亿。3G对我们来讲是挑战超过机遇。另外中国移动通讯市场,机会总是存在的,每年六七千万部手机,每年要网络扩容增加用户,这些是肯定要有的,有没有3G都一样会有,所以说完全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对我们这样的厂商而言,我们并不是象外界说的那样急于让中国上3G,这样我们的2G会做得更好。其实3G对国内厂商反而是个机遇,你可以看到随着新技术的推出,他们有新的机会。对我们来讲,我们有2G的基础,我们有我们的优势。

于扬:您的意思是说如果过去领导优势越多的厂商在新的技术出现的时候,反而是挑战大过机遇。按照您的分析,比如说像华为、中兴等国内厂商可能会有很多的机会?

何庆源:对,他们有一定的机会,但是最终在市场竞争的时候还是要看实力,尤其是手机市场,手机市场在中国完全是市场经济的,选择什么品牌产品的决定权在用户手中。所以说在手机方面主要靠实力。

于扬:那依你来看,从现在WCDMA、TD-SCDMA、CDMA2000的技术成熟度,以及未来的市场部署来讲,投资排序会是什么样的?

何庆源:我相信以WCDMA为主,现在70%都是WCDMA技术,CDMA2000就要看联通CDMA网络的发展能不能找到很好的突破点。现在他们的CDMA是比较困难的,市场定位还不是很清晰,导致市场上表现也是如此,去年大力的推广增加了600万用户,但是GSM网不用去做市场宣传就新增了4.4千万左右 ,所以说CDMA市场定位出现问题了。TD-SCDMA就看它最后的成熟度了,手机距离真正商用还需要一段时间,还有系统的投资要看政府在政策上给不给予一些支持。但是政府给予政策支持只能是在系统这个部分,推动一个技术的发展,不是说把这个技术推到运营商身上,让它买了,布置一个网络,这个技术就算是成功的。一个技术的成功最终是看分销店里用户买不买这个手机,这个才是最终决定成功的标志。CDMA现在2000多万用户,你可以说它成功也可以说它不成功,因为从每年增长的比例来讲还是很少的,老百姓到店里碰到几百款,有七八百款GSM手机,CDMA手机可能就几十款,TD-SCDMA的手机可能更少.老百姓到店里买哪一款手机,这个谁也控制不住。最终在市场上你的技术是跟所有的2G技术同时在竞争,所以说我们不能忽略在市场上这个技术到底能不能让老百姓接受,他为什么喜欢、定位在哪里?这是必须要搞清楚的问题。

于扬:我们也注意到刚才您谈到CDMA市场定位的问题,事实上CDMA部署的初期由于终端价格比较高,支持某些应用的终端很难普及,导致了相关人群无法使用这个网络,这样的尴尬局面如何在3G手机上避免?

何庆源: GSM永远是最便宜的。从量来讲,从技术的简单性来讲,所有的技术不可能比GSM便宜,低端的手机可能还是要GSM为主。CDMA2000 and TD-SCDMA将来也会碰到同样的问题:如果定位在低端,能不能比GSM便宜?如果你做不到的话,对你在中低端的发展是个很大的灾难;如果定位在高端,你能不能和其他高端手机竞争?所以市场定位搞不清楚是不行的。

[img1]

于扬:所以按照您的推测,3G应该初期还是面向商务类型的高端人群,价格敏感度对于高端人群来讲不是那么高,种类本身也是非常重要的,高端人群也希望有很多种类选择。

何庆源: 种类、功能、应用。

于扬:不同终端之间的兼容性的问题在前一段的技术测试中也没有完全得到解决。

何庆源:需要时间,不是说像GSM那样手机一上来就和网络配合得那么好。从整个3G来讲,包括CDMA2000都有同样的问题,就是说3G手机跟网络的配合要更密切,需要更多的测试去研究手机在网络上能不能运行,是一个过程。

于扬:我记得在03年的时候,中国移动为了推彩信,订购一批彩信的手机,事实上之前在市面上支持彩信的手机比较少的,即便这样也不能被某些人群所接受,只有高端商务或者部分娱乐型用户可能会关注某些应用,你觉得在3G上会是这样吗?

何庆源:一样的,应用在某种程度上和系统的配合肯定是端对端的解决方案,我们在做这个也是从端对端的角度考虑,不是说卖个手机、打个电话那么简单,应用后面的支撑系统都要搭起来。

于扬:我们谈到应用,大家都知道应用在过去两年应该是风起云涌,比如说JAVA/BREW、彩铃、IVR等,您觉得这样的趋势在3G上会延续下去吗?

何庆源:3G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会帮助应用产业飞跃发展。我们在中国有一个叫做诺基亚论坛的组织,我们搭建一个平台之后很多人可以在上面写软件、开发游戏,我们现在在大中国区已经有10万多个登记的用户,积极用户有几千个。我们去年搞了两期发展论坛,去年九月份我去了一次,会议通知发出之后两个礼拜就已经登记满员,五百个人参加,跟他们聊的时候发现企业应用现在已经很多了,很多人也愿意去做手机上的应用,而且很多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已经已经开公司去做了。我觉得应用行业的发展肯定是以小公司为主,大公司没有那种创新能力、很强的适应和快速反应能力。这样的话出了什么问题呢?都是小公司,没有这个能力去做市场推广,不能到全国去推它的应用。最好是通过运营商的网络通过无线网络下载直接把应用卖给用户。目前网络是很大的瓶颈,应用也就发展不起来,如果你跟搞移动应用的人谈,他会告诉你是鸡与鸡蛋的问题,现在移动应用有了,但是没有方法传到用户手里,要靠这些公司去做市场推广不可能,它没钱也没有那么大的规模。所以现在2G的瓶颈还没有打开的时候,应用这个市场肯定不可能说很大规模地飞跃发展,当3G来临的时候,这个瓶颈一打开,很多应用开发商天马行空的想法可以实现,3G来会带来应用软件工业的发展。

于扬:所以您的意思就是说,3G实际上就是解决了带宽瓶颈之后,把隐性的需求带出来,那么在将被释放的隐性需求中,您觉得有没有一种应用可能会像短信一样普及?

何庆源:我们认为有两个方向,也是我们发展的两个重点方向,一个是多媒体应用,多媒体应用会把我们周边行业的价值吸收进来,中国3G网络打开瓶颈以后,周边行业比如摄像、拍摄、游戏、音乐、娱乐这些都可以被吸收进来。所以多媒体这个应用将会有很大的发展。另外一个我们认为是企业用户,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公司说它在无线企业应用领域得到很好的认可。比如从操作系统来讲,微软WINDOWS是大家都公认的,企业都是用Windows,从硬件来讲,CISCO的路由器都得到了公认。在无线方面,没有一个公司能达到这样的量级,所以我们诺基亚比较关注企业应用,我们相信瓶颈打开以后,企业的一些运作都可以通过无线来实现。

于扬:所以就是两个方向,一个就是多媒体(multimedia),,一类是提高企业的生产力,这可能是两个被释放出来巨大的需求。

何庆源:没错,以前我们是针对联系人与人(connect people to people)话音上的沟通;通过多媒体发展变成联系人与激情(connect people to passion);通过企业用户的发展,我们提出联系人与生产力(connect people to productivity),所以我们公司整个策略都在变,从原来的connecting people现在变成三个支柱,往三个方向发展。

于扬:刚才我们谈到最好的应用的销售方式是通过运营商,大家也都注意到运营商正在凭借产业经济规模,越来越在整个产业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比如说移动成立中移鼎讯,自己去卖手机;把梦网中心撤销,成立卓望信息。可以看出它的触角已经伸到产业的方方面面,您觉得运营商一家独大的趋势,在3G环境有什么样的变化,会进一步加强还是会有一定的弱化?

何庆源:我相信会进一步加强,与运营商的合作越来越重要,现在欧洲基本上50%的手机都是通过运营商销售,在中国可能95%都不是通过运营商销售。应用手机的定制,这是市场必需的,所以我们和运营商之间保持很好的合作,帮助它去解决这个事情。但是反过来讲也要看到市场的竞争,如果运营商只能提供十几款定制手机,而竞争对手也是经营3G的,他有两三百款手机的话,在市场上的竞争到底哪个占优势?当运营商已经有很好的用户基础你可以这样做,当运营商没有这个用户基础的时候等于把自己限制的很死。联通推UIM卡,市场上几十款手机种类就很少,所以说定制手机这个方向走下去主要看市场的竞争,运营商之间的竞争。

于扬:所以随着竞争的加剧,定制可能会越来越多,但是竞争没有充分利用的前提下,更多的定制会导致用户可选择性的下降,那是不是意味着,一个成熟的运营商,如果具有一个成熟的稳定的用户群就可以这样做,比如中国移动。

何庆源:中国移动可以这样做,一个新的运营商很难这样做,因为这样做等于把自己限制住了,新的运营商其实是抢用户,应该是越多的手机在市场上越好,去吸引新的用户进你的网;但是传统运营商,他已经有他的用户,它要保持它的用户,定制手机给他的高端用户,这个策略我觉得是对的,两种运营商面对同样的问题采取的方法是不一样的。

于扬:我们可以看到,虽然3G牌照没有发放,四家主要运营商争夺移动通信用户的竞争已经开始,刚才也谈到运营商的策略问题,假如说我们今天看到3G牌照尘埃落定,这四家运营商都可以以某种方式来运营移动网络。如果站在您的角度去看这四家,未来他们应该有什么样的运营策略?

何庆源:中国移动有它话音上的优势,和网络覆盖的优势,所以从普通话音的市场来讲它的竞争力很强的。因为有用户基础,所以说在联系人与人(connecting people to people) 这种高端多媒体的应用可能他们会有一定的优势。从两个固网的运营商来讲,如果它有GSM网作为支撑的话,低端用户通过GSM慢慢把小灵通用户转到GSM上去。高端用户对两个固网运营商来讲应该是企业用户比较强一点。这是传统运营商的优势,95%的企业我相信都是挂在固网上,企业不可能没有固定电话吧,如果你的企业只有移动电话,我相信这是不太现实的,所以企业的数据、企业的传真这方面对他们来讲还是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关键是看他们怎么样能把无线和有线在企业客户上捆绑。从需求上、从应用上、从价格上捆绑,在企业用户群体里边去争夺企业用户无线的发展,这样的话很自然下一步可以把企业每个员工的话音业务拉过来,我觉得新的运营商有这个优势去做这个事情。总之,移动可能是联系人与人(connecting people to people),固网运营商商可能是走联系人与生产力(connecting people to productivity)。当然,中国移动也正全力加大多媒体和企业市场的力度。

于扬:它的第一步可能是利用以往的固网的存量优势,在稳固它的话音业务的同时发展数据业务,通过这个数据业务再找回来一些话音业务,这可能是一个路径……

何庆源:以多媒体和联系人与生产力为主,现在的移动运营商他们也想进入企业用户,但他们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传统的企业网都是有线的网上,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于扬:等于水龙头,这个水龙头在你家,这个水龙头跑什么样的水可能由水龙头的拥有者来决定,这可能是一个先发的物理优势,他已经占据这样一个位置了。现在固网的业务上来讲,现在每个企业都不会放弃固网的号码,从3G的部署来讲肯定也是逐步的推进,之前也谈到了,不太可能在所有的地区一下上3G,那么也就是说在相当长的时间,2.5G和3G两代的跨区域的、跨制式的漫游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这就牵连到更复杂的互通、互联,比如说大家都在谈WCDMA和TD-SCDMA混合组网问题,当然也存在单独组网的可能性,您觉得业界怎么去解决这样的互通、互联和兼容问题?

何庆源:WCDMA和TDS-CDMA的合组这是自然的,因为这从技术上已经有标准的定义,所以手机已经双模了,不会有漫游出现的问题,CDMA1X、CDMA2000、EV-DO以后,我相信也是比较系统化的,不会有太多的问题,现在关键是TD-SCDMA单独建网的问题,也就是谁去建网,卖给谁,高端低端等,不是说铺了一个网就行了。

于扬:比如说我是低端用户,我拿我的手机跨越一个区域,这个区域是没有TD-SCDMA网的,这就有问题了,这就涉及到一个互联互通的问题。

何庆源:要铺一个全覆盖的TD-SCDMA网,时间上已经不太现实。TD-SCDMA技术本身用来高速的数据传输可能比较合理一点,这样的话就没有漫游问题,大城市里边用来做数据应用。而WCDMA可能是话音加上数据,用上网卡来说可能比较贵,TD-SCDMA合适一点。

于扬:TD-SCDMA到GSM,TD-SCDMA到CDMA的漫游问题,有没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何庆源:到现在为止没有两种技术漫游的标准出来,可以通过核心的网络漫游,因为核心网络是一体的。

于扬:那是不是从这样的角度来讲,现在基本上可以看到TDS-CDMA的生存唯一的可能性是和WCDMA混合组网。

何庆源:看你说的生存的定义是什么,重要的是运营商是否能运用这个技术在市场竞争中取胜。

于扬:从市场定位的角度可能唯一的生存希望就是WCDMA合作建网。

何庆源:还有另外的方式,比如说架一些专用的网络,就是某种团体某种单位的通信需求,比如与国家安全相关的。在公共网络上用户的最终选择是才最关键的选择,用户如果不选择你,你再好都没用,3G不光是一个技术问题,要看用户是否会最终选择这个技术或产品。

于扬:最近有一个消息,联通在年前买了300万手机,其中有100万都是黑白屏的,非常便宜,能够看出来,实际上它也在重新想市场定位的问题。实际上作为话音业务来讲,首先要想清楚你的消费者是谁,低端人群在中国目前还是很多的。您觉得3G在中国成功的要素有哪些,今天易观的社区里有大约4000名业内人士,有运营商、终端厂商、设备商、SP,我想他们也很关心今天的访谈,您觉得3G的成功,在中国有哪些关键要素?产业链上的同仁需要做哪些事情?

何庆源:3G的成功要素绝对不是技术,很确定,技术本身不可能给你带来成功,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还是回到刚才我讲的运营商在市场上的定位,面对什么样的用户,如果你要说把3G的业务往外推的话,我觉得会有一定的困难,未来的一两年,3G的手机不可能价格下降,所以从中、低端用户来讲还是以2G来做,你逼着补贴也补贴不过来,这是很痛苦的事情;另外单靠定位也不行,因为是做经营,如果单给3G业务,而不给他们2G支撑的话,这些运营商都有困难,光做高端用户也不行啊。

于扬:应该是有一个2G的业务来解决他每天的牛奶和面包。

何庆源:还有应用业务的发展,移动应用软件的发展,把这个带动起来,将来慢慢他们就会发现数据业务比例会提高,中国的瓶颈能打开,这样话音依靠比较小,起初的时候对话音的依靠还是有必要的。

于扬:运营商单独拿到3G牌照,如果没有2G的网络,很难生存的。

何庆源:不能光看系统,匀到每个用户去,3G比2G便宜,但是加上手机就不一样。另外如果全国铺设网络的话,因为在农村设备使用率比较低,全国铺的话,3G就要比较贵。所以3G一定要2G做支撑才会比较好做,包括和记黄埔在英国铺网都是在2G的基础上进行的。虽然和记没有自己的2G网络,但是英国政府立法2G的运营商要支持它的漫游,这样的话才能保护它健康的发展,如果要中国电信、中国网通 全国去铺3G网络,中国那么大的地方,第一资金比较大,第二风险比较大,如果有2G网络支撑的话,这样的风险小,对政府来讲就没有重复建设.

于扬:既节省了投资也很好的利用了网络资源。

何庆源:所以从我们的角度,中国在全国范围内铺很多3G网络,这不合理,2G还有很大的发展。

于扬:前一段我看到,设备商希望政府尽快的发放,另一方面来讲运营商如果不赚钱,设备商也很难赚钱,所以我想设备商的心情和运营商是一样的。刚才我们讲了很多业内的事情,我想最后希望您能跳出来说谈谈3G会产生一些新的机会,产生哪些投资热点,比如说我们看到网络游戏产生的盛大,您觉得从整个3G来看,如果您是投资者的话您建议关注哪些投资领域?

何庆源:应用,我觉得这是3G以后很大的发展空间,将来我们预测应用的价值甚至比系统投资还要大,还有这些公司现在都是比较小的公司,我相信里面从投资的角度应该是很多很好的机会,应用本身以后不光是软件那么简单,会有相应的平台支撑应用的发展,这些公司慢慢会冒出新的模式,是比较好的投资项目。

于扬:业界都称您为3G总裁,那您最后能不能用一句话给3G一个你的立场?

何庆源:作为2G在中国做到最大的公司来讲,我们并不太担心3G的投资会多大的问题,这个对诺基亚来讲不是我们的重点,我们的出发点是希望看到中国的2G的成功能够在3G上延伸,继续发展下去,以后中国在移动通讯产业上的地位由于印度的崛起,在未来会面临很大的挑战,中国能不能在3G上延续2G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看中国政府的态度,时间上的、利益上的,还有政策上的态度,能不能创造更好的环境,让外商、让这些大公司继续在中国投资。在3G上,在中国的技术导向上的争夺已经开始,包括WCDMA、CDMA2000、TDS-CDMA(also GSM, CDMA 1XRTT, GSM1X, PHS, SCDMA)等等,饼那么大,你把它切成一块块,每块都不是很大,如果这个技术国内市场上地位不是很大,在全球地位上也不会举足轻重,所以说在技术上不能卡得太紧,这样的话将来对发展是没有帮助,从我们的角度我们希望能够看到中国在2G产业发展的地位继续伸展到3G去。前一段很多人在评论胡鞍钢教授的观点,我们觉得他讲的是蛮有道理的,印度在这个产业的发展是很快的,它除了信息产业以外没有什么其它的选择。 我们应该从经济的角度而不是技术地角度单纯看3G, 让运营商决定自己的未来发展。 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人要很冷静、很理智地看这个问题,不是说一个系统推到生产商、运营商买了就是成功,换一句话就是市场定位上,你要站在老百姓的角度上看这个问题你会找到答案,你不要老是站在运营商买,这个不算是成功,很多人忽略了老百姓。因为中国市场不像国外市场,中国手机市场完全是市场经济。所以我们说的很清楚了,我们看到的市场增长,一点点的增长,都是看我们自己的努力。

于扬: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

文章链接:http://www.analysys.com.cn/main/talkceo/07show.php?id=1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