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易观国际TMT行业分析

 
 
 

日志

 
 

3G 新增长 新业务 --- 对话高通公司中国区总裁Frank Meng   

2008-01-21 14:5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部分 中国3G发展历程

易观国际:作为的一个重要的技术提供商,高通是怎么看待3G在中国的发展?高通技术如何引领未来3G在中国的发展?

孟总:提到这点,我们觉得可以首先回顾一下CDMA的发展历史,因为实际上提到CDMA发展历史的话就离不开高通,就等于讲了高通的历史。今年正好是高通成立20周年,这对任何一个公司来讲都是一个漫长的时间,特别是对高通这样的高科技公司。在过去二十年里面通过把CDMA从理论上的技术转成了一个真正能够作为大规模商用的民用通信,或者说公众通信系统,作为标准,作为技术推向全球,我觉得这一点是跟高通的历史分不开的。高通刚成立时,比较占主导的数字技术是TDMA,但是高通的创始人都有很强的技术功底,大部分在70年代初期就开始在做军用通信和卫星工作上面研究过模拟的TDMA和CDMA的各种技术的比较,所以他们在80年代后期就觉得在有效的频谱资源的基础上,真正能够解决大规模民用通信的最好的办法就是CDMA。那时候把CDMA当做一个技术来主推,但遇到的阻力很大,原因在于整个全球既有的利益基础上,制造厂方和运营商在TDMA上面投入的非常多,这时候当新技术出来的时候,就会对原有的技术和利益有很大的冲击。整个业界一开始说理论上CDMA可以做,但是现实不可能做起来。一直到高通在1989年11月向业界做了第一个系统的演示,跟业界证明CDMA作为移动通信是可以实现的,那时候业界的反对者改变了一个说法承认了相信它是可以实现的,但是我们还是不认为它能够真正的做成一个民用的通信设备,因为当时在终端设备上存在一些不便。但是高通公司这些技术人员和管理者凭着他们对CDMA技术的深刻理解,相信随着半导体技术和通信技术的发展,这点是可以实现的。1995年第一个商用CDMA系统在香港建成,1996年开始在韩国、在美国开始建立,这时候CDMA技术才开始在全球中得到一个具体的应用。高通公司在成立的前四年,基本上完全在做CDMA技术的基础的推广工作,十年过去了,大家才开始对3G谈得比较多,用得比较多。从技术提出来到最后作为主流的三个技术,CDMA2000,WCDMA和TD-SCDMA的系统,全球的3G完成了技术上的百家争鸣,大家通过理论和技术证实那种系统最好,现在基本尘埃落定,所以说3G在全球的发展也是经过了漫长时间的。转过来,让我们来看看中国3G,我觉得中国在第一代和第二代移动通信的发展上,其实走得都不是很晚,从运营商的角度来讲实际上走得比较早。像1987年中国开始建第一个移动通信系统,等于服务商开始把这个服务提供给社会大众的时候,那个时候距离世界上一些最先进的市场提供移动通信服务,也不是很遥远,中国二代的技术1994-1995年开始,那时候离欧洲的进程也很接近,到了3G我们觉得中国把新的技术作为运营投入,把它提供的服务贡献给社会大众,这个进程现在看来是落后于其他的国家。所以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在中国大力推动3G或者移动通信技术的引进,当然我们也非常希望3G在中国有一个非常好的发展。

易观国际:方才对高通历史的一些讲话,使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高通正是因为对CDMA的执著才取得了现在的辉煌。

孟总:我想这个是因为当时有很多人跟高通同期研究CDMA技术作为商用、民用通信系统的还有其他一些公司,后来都放弃掉了。你现在到网上查一些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期的文件都能看到,当时大家根本不相信能成功,就算成功了也不可能变化,大部分公司都坚持不下来。只有高通能够坚持十年把一个纸上的技术推向市场,变成标本化。这跟管理团队对技术的理解、对未来的追求,还有一种不懈的努力分不开的。

易观国际:我下来的问题可能比较敏感,但是我所做的访谈都问了,就是一定要让你做一个决策,未来3G标准在中国整个的财政的发放、布局以及时间,一定要清楚回答的话,您会怎么看这个事情?从高通来讲您觉得这三大标准可能的组合是什么,有什么版本?您觉得哪样的标准会是主流的部署标准?

孟总:我们觉得中国的情况比较特殊一点,从技术选择上来讲,目前包括从政府、运营商和业界在做测试,做研发。所以我们觉得有可能中国大概会是世界上第一个实现三个技术都同时存在的国家。当然每一个技术有其独特性,技术上讲没有太大差别,但是中国因为跟牌照发放有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将,存在一定的政府行为,所以到最后,很有可能是运营商、产业各方面的不同利益的一个折中,所以我们觉得应该三种标准都很有可能在中国部署,这是我们目前的判断。

易观国际:牌照发放的时间呢?

孟总:牌照发放时间,我觉得应从主观和客观两个角度看。主观上,我们还是希望牌照能够尽快的发放,因为我觉得对中国的产业,不光运营商和制造商,还有后面很多跟随的软件企业,都有很大的影响。3G牌照不发的话,实际上就有很多未定因素,当然行业里面大家表面上看起来有些无所适从。但最重要的是,有时候大家看不到的一个问题是:在所有的产业后面都有很大的资金需求,最大的到最后影响整个的产业发展的是后面的资金链,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最怕的是不确定性,如果牌照发了,不管是什么样的模式,我相信资本市场和整个产业都可以很快的适应,把它驾驭到对自己最有利的准备上面。但是如果牌照没发,对很多的企业和他们后面的资金链上的资本市场上的人们来说风险就非常大,所以大家就不太好判断。因此从主观上来讲,我们觉得快一点会好一点;再有对中国产业来讲,如果早一点发的话,机会会多一些。因为这是一个技术转型,从技术转型的角度来讲的话,新兴市场的新兴公司,机会永远会比传统的公司机会大一些。所以我们也希望有一个转型的时间,给中国的企业能多一些机会。这些当然都是主观的,从客观来讲,我们也看到过去两年中国的3G牌照,大家都知道要发,但怎么发成为一个迷。目前我们看到了不同的评论和我们自己做的预测,觉得跟业界大部分都一样,基本上每六个月往后延,但是我们通常也不做具体的预测了。一方面政府的行为和政府政策的非透明性,实际上使我们业界没有办法做出一个比较逻辑的或者合理的推测,所以我们更愿意看到像易观这样的,可以跟大家做一个预测。

易观国际:最近我也参加了3G各式各样的高峰论坛,无论是学术界还是业界普遍认为,其实3G本身不是一个新技术,相关的标准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出台了,另外它的带宽跟我们的真正的移动互联网还相差甚远,您刚才说到3G三个标准,有没有一些竞争性的标准也会存在,比如说HSDPA,您怎么看?

孟总:从3G来讲,我倒不认为是一个很老的技术。它的时间大概很久了,包括从高通的历史来看,过去20年一直在做这件事,所以你觉得CDMA包括CTMA把标准定下来时间很长,但是通信行业一个技术从理论论证到制成标准,再到推出商用,实际上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所以我们自己现在看的话,3G的这几个,不管是CDMA2000、WCDMA、还是TD-SCDMA,不算是一个起步,还没有真正到把整个的技术作为一个技术最成熟的时候。因为这几个技术还在自己不断的进化演进,比如举CDMA2000,这三个技术因为都是基于CDMA2000的,他们的进程实际上跟CDMA2000的进程有非常大的相关性。从WCDMA可以看到,CDMA2000的出来了,有WCDMA与它相类似或者相竞争的标准。然后CDMA2000继续往前演进到了Release-O版本,这样WCDMA就出了一个HSDPA 把它原来技术上达不到的基本上跟CDMA2000又同步了,现在CDMA2000下一个进化的是EV-DO版本A,从这两个标准来看,你们可以看到,他们还是在不断的进化和提升的阶段。其他还有很多产业界里面的各个主要技术领先公司,特别是通过高通公司做一些新技术的研究投入,比如说在CDMA2000用做干燥消除,用分机天线,做过播广播的模式都是使CDMA本身的技术不断的往前引进,所以我觉得这些技术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面,越来越作为整个新的主流技术在实现,因为技术永远有不断的创新。但是目前来讲我们还没有看到真正不管在理论上和我们预测的一些值上面能够对现有的CDMA技术有一个革命化的改善或者是创新,比较显著的提高它的效能等等各方面都没有。包括你刚才提到的WiMAX,我觉得WiMAX离具体的商用还有很长的时间,通常讲WiMAX里面包括了两部分,一个是做固定应用的;一个是做移动应用的,做固定应用的标准已经出来了,我们相信今后几年里面可以看到它出来成为商用。但是大家看到WiMAX最感兴趣的还是做移动的应用,目前从标准化的角度说还没有做完,现在估计起码到2006年才能成为标准。不管是CDMA2000还是WCDMA,成为ITO的3G标准以后,真正商用要多少年的时间?所以你可以预见到WiMAX真正商用要多长时间。到那个时候,我们的看法是,它不会变成一个主流技术,也不会做成一个对3GCDMA的移动通信技术的一个非常可考虑的能够参照的竞争者。第一个我们讲优势你没有,因为你要比现在的CDMA2000、WCDMA、TD-SCDMA的时候至少差不多要晚四到五年,部署了多种大量的可能性。第二个我们做了很多的研究,实际上高通公司对各种新技术都非常的专著,都非常有多的研究,我们有几个公司里面从不同的角度来考虑以OFDM这种技术,目前我们得到的结果,没有能够比CDMA技术更好的,特别明显的显著的提高,所以我们觉得这两点会造成它今后不一定会作为主流技术的一个可能。当然,业界会有很多公司因为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在做,所以我们相信它早早晚晚作为一个技术能够出来,能够商用,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和现在的CDMA作为主流,一种通信技术上面做一个互补。

易观国际:刚才我们谈了很多标准的问题,谈了一些相关可能的竞争技术问题。就今天的日韩来讲,他们的3G今天已经开花结果了,中国可能是世界上目前看到的第一个比较庞大的地区国家的部署3G定位。就我们所知,他们的标准不是三个都上,比如说韩国以CDMA为主,日本的市场也是CDMA和WCDMA并轨,你认为中国在可能三个标准共存的情况下,中国将来的3G市场和日韩会有什么分歧特点,特别是在日韩的应用方面,有什么不同的特点呢?

孟总:实际上我们可以先看一下这几个市场相同的地方,有很多市场虽然有不同点,但是谈到前景的话,一个方面可以考虑他们的经验有没有我们可以借鉴的,我们跟日韩最大的相同点是大家都是属于东方民族的文化,所以从应用角度来讲,我相信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对娱乐、家用电子制品的爱好有很多比较相近的地方,所以我想日韩3G的成功实际上可以作为中国3G能够参考的很重要的地方。从不同的方面讲,我觉得在讲到应用之前还是要讲一下系统,因为我是学技术出身,而且真正是做系统出身,所以我自己一直不认为整个电器市场,移动通信市场会像大家平常讲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因为通常在媒体上或者业界的很多人士都讲,“没有应用,我们为什么要做3G?”等之类的问题。我自己从来不这么认为,因为我是做通信系统出身,从贝尔100多年前发明电话开始,一直市场基本上都是技术引导,应用主导。贝尔发明电话的时候也没有人跟他讲,因为我们要打电话,所以你发明一个电话吧。从移动通信我们比较近的角度讲,特别讲应用,像中国的短信发展那么普遍,也不是因为大家有了需求让运营商把功能开发出来,我相信移动通信整个产业还是技术领先,技术推动。因为我们经常讲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本身鉴定这个行业就是把科学技术能力实现,能够体现出来。然后业界有很多很的的优秀人物,人士和公司会把它转换到大众服务的应用上来。所以这点上,我觉得一定要先有网,没有网的话应用无从谈起。说到“网”,跟韩国比较大的差距就是,中国毕竟是地大物博,领土要比日韩面积大得多,对布网角度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扯一个题外话,比如,从电信传播角度的话,2100兆的频率已经很有挑战的,现在3.5G或者更高的,现在理论上可能达到很多,追求很高的峰值,但是可能性其实非常低。所以讲两点依据,网上怎么布都可能和日韩相差比较多;第二个我觉得不同的是,运营商在整个商业链里面起到的角度和力度可能会有些不一样,日本韩国这两个市场有一个比较显著的特点,是运营商对终端是百分之百的控制的,它的终端都是按照他的标准做的,然后他来买,然后再分销出去,跟他的服务一起提供给用户。中国过去基本上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开发市场,运营商基本完全不介入,一直到近两年,联通、移动都牌示进入到终端,现在中国终端市场大概有10%的是通过运营商走的。对终端的控制力度不一样,也是我们跟日韩相比,在今后整个3G应用和移动通信市场发展上看到的不太一样的地方。从第三个角度,我觉得经济基础是构成上层建设的基础,日韩这两个国家,不管是从人均收入还是GDP要远远高于中国的平均值,所以可以看到他们的ARPU值很高,ARPU值高了以后运营商做的事情多一些。中国的平均数会往下拉一点。但是中国也有中国的特点,因为中国整个地域社会的发展不是非常的平均。我们实际上在东南沿海、在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有几千万的用户基础。这是一个客户群。但是考虑到全球移动的话,平均数就会被拉下来了,所以在应用这方面,推出应用,推出建网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的考虑。最后一个关键是你讲到的应用,这一块我自己相信相通的地方比不通的地方会多一些,日韩现在成功的比较多的,我觉得从无线互联网的角度来讲,还是多媒体的应用。我们看到这会是今后比较大的一个发展趋势,因为在原来通信技术上面有很多不能实现的事现在可以实现。看一下现有的中国移动互联网上数据应用比较多的,大家讲的比较多的,一个是铃声下载,一个是图片的下载,实际上在我看这就是多媒体的初级阶段,因为带宽不够,所以只能下一些小的铃声图片。可以等带宽够了以后,如果技术上能够保证运营商用比较低的成本组网,能用比较低的价格把宽带服务提供给消费者,所以我相信这个铃声会更加丰富,比较简单的图片就可以变成动态的画面或者是看电视都可以,所以我们觉得今后的发展方向会朝着多媒体的应用,而且它也会越来越多的作为主流的应用。

易观国际:我注意到刚才您谈的第二个不同的是整个日韩的电信运营商,他更多地控制着产业链,而今年中国运营商控制的趋势是越来越强的。我的问题是,你认为会不会有一天,今天的中国的运营商会走向控制的模式。

孟总:我觉得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面,中国的运营商会影响和控制这个行业。中国的运营商还是比较习惯于过去的经验,确实做得非常的成功,所以终端有很多的种类,在社会上有很多人在走这个终端的生产制造和销售服务。所以我觉得过去的成功也就成了今后一定的包袱。中国的运营商在手机定制的角度上来讲,从技术上本身没有问题,所以他们也开始参与越来越多的定制,但是关键的就是到最后是谁买单。目前来讲,我看到中国的运营商还不太愿意全部把这个事情接过来,全部接过来要有相当大的魄力,要知道自己对终端都负责了,而且对产业链的影响非常大。比如说我们现在完全开放的市场,特别是根据中国的国情,因为很多企业都是国有的,经济规模上不去的话,大家也都是做做而已。如果到了运营商能够选择性地来选择的话,我相信市场上面不会有那么多的供应商,因为他要实现自己的经济效益和经济规模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在中国今后的发展,运营商进入的百分比一定会越来越多。如果说现在是百分之十的话,在3G初期的时候,因为有很多技术原因和市场原因,运营商可能介入更多,甚至百分之百的介入,但是对整个大势来讲的话,我相信在中途不一定能超过50%。

易观国际:您刚才说的有一些现状我完全同意。今天跟大家间接进行交流,他们谈到的更多的问题是,随着整个电信运营的竞争,中国移动和联通之间互相的竞价,他们觉得将来随着电信和网通拿到牌照,未来的移动和电信运营服务的竞争会变得越来越白热化。比如联通的ARPU值还是相当高的,移动的高端人群好一些,但实际上我们今天看到随着整个联通,包括小灵通的竞争,用户开始用多种的终端,原来的话音开销费被多种终端,被多种的网络给生吞掉了。在这种情况下在您觉得还是认为不会超过50%?

孟总:我觉得很难超过50%,因为很重要的一点,我觉得一个是他们习惯的做法,还有一个资本市场可能的反映和影响。因为现在没有超过终端的话,像中国移动是世界上大概利润率最高的移动运营商。如果他要在同等程度上介入终端的话,我相信他的利润率在一定时间里面会有影响,他的资本金开支起码会增加,对他的很多运作体制都会有影响。我觉得现在谈的运营商对终端,可能期望理想的就是四两拨千金。我能定,但是我不出现。所以到最后就会成为跟制造商的一个很有意思的博弈过程,到最后会变成怎么样很难讲。因为从传统上的两个模式比较干净:一个模式完全像美国、日本、韩国的运营商百分之百定制,百分之百的采购,你买手机一定是买我的手机,这是一种模式;另外一种模式就是以前在中国比较熟悉的完全开放市场,运营商根本不管,你爱用谁的手机用谁的手机我只管卖卡。这是一个模式。从产业制造来讲,我相信这两个模式都会很好的找到自己的定位。如果做运营商的话,可以这么方面好办,但是怎么样能够变成只有一个用户,你的生意就有可能只跟一个有关系,所以到最后怎么定位,每个企业能不能做,我相信他们都比较好适应。比较难适应的话就是你一定要按照运营商定的走,但是如果运营商不买单的的话中间有很多风险,比如都是制造商来承担的话,有哪几个制造商,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继续在这里面做下去,这个可能到最后要看,这是一个动态的安排,所以结果也有可能会非常不一样。但我相信会有企业能够适应这种环境。到最后总会要有人做。

第二 中国3G发展的瓶颈

易观国际:第二个部分,您怎么看Windows我们认为智能手机在未来几年会有一个爆炸式的增长,智能手机实际上是我们认为宽带互联网变成现实的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当然从世界的竞争来讲,是Windows 的操作系统BREW的应用开放;但从微软的特点来讲,它可能先进来,然后再往上走,高通怎么看BREW将来可能跟Windows等应用开发环境的竞争?

孟总:从知识层面来讲,高通所做的所有的不同技术实际上都是非常开放,兼容性非常强的。像我们的BREW上面能够支持Windows,但是Windows上面并不能支持BREW,所以刚才讲到的BREW第三方的平台,我们从芯片的角度也都在支持。因为今后的发展,不同的运营商为不同的客户群会有不同的应用,从应用方面看,我们觉得相当一段时间里面应该是一个多厂家的环境,因为Windows 有它的特点,它的好处是企业用户非常的多,所以做企业应用的时候相信有很多非常有利的地方。但是它不好的地方,我个人觉得是应该从有线的环境搬到无线的环境里面来,所以他有很多历史包袱,会造成他的一些限制。比如说在手机环境里面,如果功耗很高,对CPU的要求很高,都会对手机的可用性和价格有相当大的制约因素,所以我相信它在很多特定的环境有很多……比如说一些高端的智能手机上面可能能够有一些定位,但是如果是把多媒体应用做出很多面向大众消费者的应用,我自己觉得它要走的路还很长,相信还有很多其他的平台,包括像BREW的话会有很强的竞争优势。

易观国际:您觉得不是一个逐步替代的关系。

孟总:我觉得不是一个会替代的关系,都会在产业链里面各有各的地位,所以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可以看到,有的终端上面既支持BREW,同时支持CDMA,也支持Windows,也可能支持里面的其中之一。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假如运营商对终端有诉求和控制的话,如果他们没有就是终端的提供厂商,他们在设计和目标客户群的定位上会加以考虑。

易观国际:我们刚才谈了很多,围绕着技术的解决方案,包括未来的作为一个重要的应用平台可能的一些竞争和发展。您觉得站在整个今天我们还没有发送3G牌照的截点上,您看到未来的3G的趋势是什么?

孟总:我觉得最重要的,第一个还是回到我前面讲的,我还是认为网络比较重要,如果没有牌照,没有网的话我们讲的什么都有力使不上,当牌照发了可以建网了的时候,我觉得终端应用这两个是相辅相成的,不太容易能够分开的。因为从3G的很多应用上面,应用实际上跟终端的关系非常强,所以也是移动运营商越来越多地介入终端,因为不介入中端的话很多业务实现不了。所以从两个方面,一个是大众用户的多媒体应用,另外是对企业的应用,因为3G能够提供一个宽带移动互联网的环境,所以对企业应用应该有很多过去实现不了,而现在有很多能实现的事情,所以从这两大方面的应用和支持的终端会是整个行业最重要的一环,

易观国际:但是我最近刚刚拿了一份测试报告,现在的测试是不过关的,特别是在终端的层面上。

孟总:你指的是TD-SCDMA。

易观国际:包括其他的终端,因为对于中国来讲不太可能只上一个标准,通过他们的测试来讲,实际上兼容性的测试也是很重要的测试,TD本身和后台的互相操作性是差的,同时终端之间也是有问题的,需要沟通。那你觉得终端会不会成为像联通跟不上CDMA 1x一样,是一个重要的瓶颈呢。

孟总:因为技术一直在进步,所以在不同时候我自己觉得CDMA2000几个问题基本上没有了,WCDMA绝大部分没有了,日本欧洲现在看到这些终端都已经变成CDMA。TD-SCDMA因为它有自己特别的地方,所以跟其他两个技术还不太一样,因为这些都是在WCDMA发展历程中,大家都碰到过这些问题,所以我觉得起码CDMA2000和WCDMA到目前的阶段已经变成是现实商用的技术,这点比较重要。因为从三个3G的标准来讲,您不能否认的事情就是这三个技术的成熟性不太一致,CDMA2000肯定比WCDMA成熟,WCDMA肯定比TD-SCDMA成熟,所以从这点讲会有些区别,但总的来讲,终端应该已经过了最困难的时间。终端包括CDMA2000、WCDMA,我相信2001年到2002年的时候是最困难的,2002年后面到2004年终端问题基本上大部分都解决了。

易观国际:所以您觉得终端不是一个瓶颈。

孟总:我觉得不是。

易观国际:那唯一的瓶颈您认为是网络,还是牌照。

孟总:我觉得是网络还有牌照,因为牌照下来了以后,产业链里面剩下的很多都是技术问题,产业链里面这么多人,我觉得技术问题早早晚晚都能解决,但是牌照的不确定性,不管是从形势的不确定性,还是时间的不确定性,这个是最大的瓶颈。

易观国际:可以总结一下我们前三个部分您的核心观点,一个是中国未来的3G环境,是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三种标准,高通对进一步坚持原有的策略。

孟总:我觉得高通会支持所有3G的标准,包括WCDMA上面我们实际上也做了很多工作,而且现在我们的芯片是世界上客户群最大的一个供应商,所以从高通来讲的话,我们对3G都支持。
易观国际:高通认为在未来运营的环境中不太可能走向向日韩供应商完全控制产业链的状况。

孟总:我觉得比较难,大概会是折中的方式。

易观国际:高通会是一个与其他的应用开发平台共存的,而且不会受到CDMA战略的影响,能够给CP和SP提供更多的空间。

孟总:对的。

易观国际:最后一点您认为今天看到的网络可能的两种应用,在带宽的问题解决后,一个是企业,一个是个人的多媒体应用,还有一个是终端的本身质量问题,唯一的瓶颈是牌照的问题。

第三部分 新亮点,新增长点

易观国际:在第一个部分我们讲了中国对未来标准的演进,包括刚才我们就最后一个问题展开,因为我们今天也有很多的运营商经常带着很多的问题,相信您刚才的讲解会更好的促进他们的思想。第二,对于高通来讲,大家都知道高通是技术标准的提供商,那么你对中国的市场或者反过来讲,中国3G市场终端是不是对高通有一些特殊的意思,如果有一些特殊意思的话,高通是不是愿意因为这样特殊的意义,在这个大的市场的知识产权的谈判上会给中国一个好的条件。

孟总:我想有一点我的看法不太一样,就是我觉得高通不是一个技术标准的提供商,我们通常讲高通是一个技术提供商,但是如果给一个标准,特别是在西方,标准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是产业界里面整个很多公司不同的贡献和大家的努力的折中才实现的标准,所以自己觉得也是一个自下而上的标准话的一个过程。所以不管从CDMA还是从3G来讲,高通在标准化里面都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所以从高通在3G产业发展里面大家可能觉得高通是标准提供商。但是我觉得标准是大家的,在国内通常在媒体上或者业内的人士在做评论的时候,我觉得大家通常把标准知识产权和产品三个事权混淆了,这三个实际上是三个不同的事权。所以这点我想强调一下还是不太一样的。从中国市场来讲,我觉得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通信市场,这点来讲没有人在再怀疑,而且中国从移动通信角度来讲,大概每年6亿手机的产量,大概有16%-17%是在中国,所以这就是中国本身市场的消耗。所以我想对任何做移动通信,不管是做什么产品,只要在这个产业里面,中国市场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然后从整个CDMA在中国的发展,我相信从2002年联通推出CDMA的系统,不管是从知识产权上面,还是从高通为中国知识产业所做的贡献都促使CDMA的发展比较快,现在联通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的CDMA运营商。从整个3G的资产知识谈判上讲,影响现在还算正在进行时。所以我这边也不太好进行评论。但总的来讲,我相信这些所有知识产权授权,本身是一个国际上有一个比较通行的游戏规则,像包括高通公司在CDMA2000上面,全球有130多个授权厂商,WCDMA、TD-SCDMA全球也有60多个厂商是我们的授权厂商,这些都是世界上一流的,非常大的公司在投入3G CDMA的全球推广和各种各样的产品制造方面。所以我们相信这是一个业界认可的,可操作的模式,所以我们相信在中国,我们也会继续不断推进3G在中国的发展。

易观国际:刚才您纠正说高通是一个技术提供商,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准确的点,因为我们看到高通有面向终端的芯片,面向后台基础设施的方案之外还有BREW作为一个重要的应用开发。你怎样看BREW未来整个高通3G的过程中CDMA的引进的作用,特别是BREW跟其他的一些应用开发环境的竞争。我可能问了一串问题。第三个问题,客观上联通的CDMA虽然今天在全球是最第二大,但在整个中国市场的份额来讲是比较小的,这样一种CDMA市场的状况会不会影响BREW作为一个很追求的应用平台开发的前景。

孟总:我想BREW是高通对移动通信产业所做的除CDMA技术以外的另外一个贡献,就是它为移动运营商提供一个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因为从CDMA为大家为整个社会,整个移动通信产业带来的就是能够实现移动通信艺术和宽带互联网的结合。但是我们也看到,真正实现了能够做宽带互联网的接入,但是怎么应用,怎么样能够把他变成消费者,不管是个人消费者还是企业应用,能够真正行使有效的大家能够体验到的一些应用,能够真正变成消费者可用的,实际上消费者对通信技术一个可能理解没有那么深,第二个没有那么多兴趣,因为消费者不会在意你到底是什么技术,对他来讲能不能提供我想要的功能,我们想要的是不是比较方便,比较便宜的能得到,这是业界要做的事情。从高通公司来看,整个业界原来在BREW之前虽然有很多不同的应用,大家提到过比较多,这些应用当然在产业里面有它存在的条件,但是毕竟它不是一个专门为移动通信产业而做出的方案,通常这些方案很多都是从有线互联网转来的,其实在移动互联网上有很多不协调的地方,因为我们终端比较小,所以对功耗有很多很多的要求,所以我们是完全是一个全新的,为了移动环境里面能够做出运营商可以推出来的,消费者会比较容易接受的各种应用,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一定要有很多的CP和SP里面能够支持。这些支持不是说大家能够纯为开发而开发的,而是真正能让他们收到钱,因为所有的公司存在的目前就是盈利,这点不可否认。没有公司成立的那天是专门为了做一个事情而做的,特别现在CP和SP那么多,大家还是看到里面的商业机会,如果里面没有跟他们的赢利的模式,这些CP和SP实际上是很快的就不行了,所以BREW从过去有四年的发展我们觉得在全球发展得非常好非常快,当然一些绝对的数字比如说像我们最近开的BREW的全球大会上面宣布我们现在有二亿多的下载数量,但是我讲的最重要的数字对产业比较有影响的,对BREW的发展会有影响的,就是做BREW的开发商现在已经累计有3亿5千万美金的累计收入,中国的具体的收入我们并没有具体的统计,但是我们知道有一些BREW的开发商每个月现在是有盈利的,这个具体的数字我相信您可能通过一些业界的公司包括通过联通也可以拿到,确立他们现在已经看到钱了,能收到钱,这点就对他们的技术创新是一个回报,而且也给他们提供了资金,下一步就越来越好,这点比较重要。其他的一些应用,我们觉得一个就是整个应用的环境不是为了移动的环境来做的,所以技术上有很多局限性;再有一个就是为开发商创造的盈利模式不是很清晰,所以会有一些局限。所以从这点来讲的话,我们还是非常看好高通推出BREW能够帮助移动运营商为大众用户和专业用户提出很多很的的应用,这样的话把技术带来的宽带技术和互联网的优势体现出来,再一个整个的商业链上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应用开发商来加盟。

易观国际:我们每个月都会对CP和SP摸底,有一个技术的发布。您说的一些情况是事实,CDMA确实有挣钱的SP,但是非常非常的少,特别在移动阵营里面。再加上由于联通可能被拆分的谣言,使得我们今天研究的很多CPSP跟我们讲他们很动摇,比如说像化生,其实他在联通方面做得蛮大的,过去做移动很少,但他现在更想移动的东西,因此他觉得CDMA的用户群总体的盘子比较小。另外耗费非常非常的高,新用户也上,但是他的流失速度非常的快。这就回到我刚才问您的第三个问题,高通坚持这样一个策划会不会对的整个平台产生很大的影响。CDMA要挣钱您说也是非常挣钱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CDMA有挣钱的,非常少,而且挣得比较辛苦,因为整体的用户圈内沟通比移动网络里面开销的数据用户的消费更多。

孟总:我想从两方面来讲,第一个CDMA像您刚才讲的一点没错。虽然联通已经算是一个比较大的CDMA运营商,但在中国整个的市场份额还是比较小,这个很重要的历史原因……就是我们讲到时间的重要性,因为在中国CDMA网和服务的推出要比USA.晚了大概七年,这本身是一个先天不利的地方。从高通来讲怎么样和产业链和各方大家一起努力,起码争取它的发展速度要高于USA.的发展速度,这个是我们要做的。所以在今后相当一段时间里面我们都会帮助我们的部门重点去做。从另外一个角度讲,BREW的技术本身实际上跟空中接口的技术无关,所以不管是CDMA也好,还是其他的3G技术也好,或者是Windows都可用。因为可能是无线环境里面的一个应用品牌。但是现在还没有更多其他的非CDMA运营商在采用BREW平台,所以在上面还有一些优势没有看到。我们现在看到不管在欧洲亚洲,一些国家的运营商包括一些主流运营商,一开始大家会怀疑,第一个觉得BREW是跟CDMA绑的一起的,第二个是觉得这么多平台的应用,到底新出一个会不会有比较明明显的好处,大家持怀疑的态度。我觉得BREW过去两三年的发展,使得全球的运营商可以开始看到,意识到BREW在这个平台里面真的有它的独到之处,而且是为非常重要的一些CDMA运营商提供很大的,很强的竞争能力,而且提高了他们的盈利能力。像美国的运营商,他们平均的ARPU大概是30多美金,但是他们采用BREW平台服务的ARPU值是60多美金,所以他的数据应用的ARPU值比他们高,所以现在很多的运营商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不管是USA.运营商还有现在亚洲的运营商开始在看怎么样把BREW应用移植到CDMA或者是WCDMA之外的领域,这也是我们下一步,在今后相当一段时间里面会努力做的一件事情。


第四部分 你投资么,你会投向何方?

易观国际:最后,如果你是投资人,你会投一个什么业务,特别是在3G的背景。

孟总:我觉得从大的方面讲的话还是会专注在应用的领域,因为在应用的领域机会比较多一些,特别是里面有一些比较好的独特的技术,再往细分一点,我会专注一些跟媒体在移动环境里面应用的一些技术和应用公司。另外我觉得行业应用今后在移动环境里面,有很多要从传统的有线互联网搬到无线互联网,所以新的公司的机会少一点。再一个是多媒体的应用,面向大众消费者的,这上面的一些新的多媒体应用公司机会相对来说会多一些。

易观国际:非常感谢!今天您讲得非常的充分,有些观点从易观的角度我们还有有些自己的看法,但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们暂时先交流到这里,也希望孟总可以再次光临易观网的“CEO对话”节目。

文章链接:http://www.analysys.com.cn/main/talkceo/07show.php?id=15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